故乡春梦:一位五旬农民工和他的诗歌梦

2017-01-04 15:46:5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兰天鸣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52岁的农民工李剑自称诗人,只有初中学历的李剑已经写下了三万多字的诗歌,主题几乎全部出自生活——村里有老人没人管死去,打抱不平写首诗;看到雅安地震的新闻,鼓励受难者也要写首诗。

李剑

李剑

  52岁的农民工李剑自称诗人,理想是当个“全国知名”的作家。

  他身材不高,浓眉小眼,裹着一件1982年当兵时发的军大衣。金漆斑驳的扣子耷拉着,直向下坠。头上那顶“纽约洋基队”棒球帽里夹着一张写作提纲。纸的一角从他的帽子后面钻了出来。

  现在,只有初中学历的李剑已经写下了三万多字的诗歌,主题几乎全部出自生活——村里有老人没人管死去,打抱不平写首诗;看到雅安地震的新闻,鼓励受难者也要写首诗。

  写作几乎是他打工间隙的最大乐趣。室友招呼他打麻将、喝酒,李剑不爱搭理。他嫌宿舍太吵,跑到房东的屋里写。房东嫌他碍事,又给轰到了后院。他喜欢去书店蹭书看,站着读完了陈忠实的《白鹿原》,还能背下全书第一句:白嘉轩后来引以豪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李剑伸出鳞片般粗糙的手,额头上的皱纹拧在了一起,兴致勃勃地对记者点评:“这个开头好,引人入胜。”

  白天,李剑是商场的保洁员,一天只舍得吃两碗10元钱的油泼面。晚上,他就躲进西安郊区张家堡街道的民房里,一头钻进文学的国度,一写就是三四个小时。

  乌红色的矮床就是他的书桌,“仓库货物清单”的背面就是稿纸,有些已经霉变发黄。他坐在一个比床还矮的小折椅上,勾着头,几乎趴在床上。3万字诗歌几乎都用一个姿势完成。邻里纠纷,国家大事,都被搬到纸上。

  现实中,他是挤在公交车上“脏不拉几的农民工”,大家都不愿意挨着他坐,在写满字的纸张上,李剑畅快地想象着人们都开着“丰田”和“捷达”,抽着“红塔山”,喝着“五粮液”。

  他瞒着妻子,花3000元把自己的作品印了100本。还把小册子连同入会申请一起寄给当地的诗词协会,收到了带着红印章的会员证。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