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理工男回乡做“山大王” 一呆就是7年多

2018-05-05 15:26:45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陈伟利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摘要】杭州萧山南阳街道龙虎村有一座白虎山,山上有一位名校理工男,无论春夏秋冬,他都陪伴着白虎山,一呆就是7年多。他是谁?为何要做白虎山的“山大王”?

  杭州萧山南阳街道龙虎村有一座白虎山,山上有一位名校理工男,无论春夏秋冬,他都陪伴着白虎山,一呆就是7年多。

  他是谁?为何要做白虎山的“山大王”?

  白虎山所在的龙虎村有两座山,一座山形如龙,叫青龙山;一座山形如虎,叫白虎山。相传越王在白虎山起楼以望吴,曰“百尺楼”。昨天(5月4日),记者在白虎山见到了山大王丁建丰,萧山义蓬人,2008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

  离沪返乡,承包半个山头种石斛

  大学刚毕业,他与大多数同学一样选择留在上海,做过户外拓展指导。2年后,他回到家乡萧山,承包下白虎山半个山头200多亩山地。

  丁建丰的父母早年在嘉兴做撑船工,后来回到萧山经营一家小厂。“我大概能感觉到爸妈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工作生活不用撞破头皮搞得很累。”可丁建丰不这么想,“我想闯一闯,折腾一番。”因为怀念小时候家乡的泥土和山水,他决定在山水与健康结合的产业上试试。

  承包后丁建丰开始了“铁皮石斛美丽种植”之旅。创业初期,一个山谷只有一个棚一间屋。因为种植铁皮石斛的基地都在穷乡僻壤的山地、林地,他还要出差往外赶,经常要去云南、贵州看基地送小苗。转各种飞机到达云南后,通常还要走2小时的路程,在云南坐中巴车往往要一天。

  “其实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辛苦。对我来说,最困难的是创业初期和停滞不前的时候。”丁建丰说。

  2011年,从浙江农林大学引进铁皮石斛种苗,小试了很多次后,终于种了几十平方米正式开工。可20多天后,石斛叶子全部黄掉,像梅干菜一样。

  “当时那个心情,真的是严重怀疑我的选择。我天天像宝贝一样伺候它们,最后却全军覆没,当头一棒。我多次问自己,这个东西我做得来吗?”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表达自己,遇到问题都习惯自己撑着,对家人基本不说。我坐进办公室自己想,继续自己说服自己。”

  经历失败,天天都会有放弃念头

  起初,爸妈看到丁建丰这么忙,很心疼。毕竟,凭着家里的条件,过上普通生活没问题。

  可丁建丰说:“我想跟同学、朋友在一起时,不能被他们落下,比不过别人。”

  2012年,种下的铁皮石斛苗第一次获得成功。但当年冬天天气寒冷,铁皮石斛冻坏了,两年的付出几近付之东流。他望着后山的整片林子一整天都没说话。一天后,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天无绝人之路,找办法解决”。

  事实是,丁建丰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调整心情。“第二年重新再种要是又失败了,怎么办?心理压力很大。”他有过放弃的念头。最终,他又坐进办公室,继续自己说服自己。

  丁建丰说,关于放弃,不要说当时,一路过来,天天都会有放弃的想法。

  用心去做,诗和远方就在眼前

  好在丁建丰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妻子,这是他奋斗路上的精神支柱。

  “在外面灰头土脸忙了一整天,如果回到家还没好脸色看,这个时候会觉得人生为何呢。幸好我回到家,老婆都会很亲热地迎接我,给我暖了水、倒了茶。这个时候觉得那都不算什么事了。”丁建丰说,“我是先成家后立业的。有了孩子,回到家看到孩子的笑脸,看着他奔过来,自然而然就开心了。顿时觉得白天的烦恼、困难都不算什么事。”

  有了家庭,奋斗的动力变强大了。“要让我的家庭过得更好,我老婆也好、孩子也好、父母也好。我要给他们比较充裕的物质和精神需求。”

  现在,丁建丰的“创高农业”建有2000平方米的植物生物组培工厂,智能培育温室种苗,每年产出组培种苗1000多万株,还在培育白芨、金线莲等名贵药材的优质种苗;野外近野生铁皮石斛种植面积也达到了120亩地。

  创业路上,每天都要思考和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丁建丰说,是风雨,就勇敢地追逐,用挑战衡量人生的成色;是阳光,就尽情地接纳,用成长舒展生活的底色;是挫败,就无畏地笑对,用坚强浸润命运的本色。

  每当周末,他站在白虎山上,看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在山林里奔跑,看着满树鲜绿的石斛,眺望山下的钱塘江,忽然觉得,“自己脚下的这块地方,不就是别人的远方吗?用心去发现,诗和远方就在眼前。”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