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营藏报人牛廷福 留住历史的镜像

2018-08-10 08:24:31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宗利华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站在被老报纸挤压得有些逼仄的房间里,面对满满一屋子老报纸,历史的无数个瞬间、无数个镜像,纷至沓来。我第一次发现,老报纸的味道,竟也如此迷人。

  两年前的一个夏日,我走进“牛廷福藏报馆”,说实话,吓了一跳!此前我只知道他业余搞藏报,搞得风生水起。听朋友说,他把“生日报”做火了,比如,你过生日那天,想找到各类你出生那天的报纸做生日礼物,那就找他好了。

  站在被老报纸挤压得有些逼仄的房间里,面对满满一屋子老报纸,历史的无数个瞬间、无数个镜像,纷至沓来。我第一次发现,老报纸的味道,竟也如此迷人。

  那个房子里有各类报纸两万多种、200余万份。《人民日报》当然不在话下,整套的。1949年前的《申报》《大公报》《民国日报》《救国时报》《晨钟》《红旗日报》《抗敌报》《晋察冀日报》等,也都一期不落。还有一张尤为珍贵,牛老师视若“镇馆之宝”——1949年4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行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号外。由于发行量小,加之战事等缘故,目前在国内,这一份很有可能是孤品!故而被中国报协评为“中国集报精品”。

  我不禁产生了强烈的探究欲。这位整天乐呵呵毫不显眼的警校教师,因何痴迷于斯?又如何做到将这些“宝贝”收入囊中?

  2017年的一天,我专门约牛老师来到我办公室,他带来一本厚重的集子《百年报纸看淄博》,当时,恰逢《淄博日报》创刊65周年,我们当地媒体评价,这是“献给淄博这座城市,献给《淄博日报》的一份厚礼。”

  也就在这天,我们进行了一番长谈。

  牛廷福出生于山东桓台,祖辈皆农民。他17岁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1976年2月,一个机遇使他成为一名粮所临时工,也使他有机会看到了报纸。“我被报纸上的内容深深吸引。天下大事、新闻、历史知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等,应有尽有。”许多年以后,他才意识到这应该就是他痴迷集报的“启蒙”。

  1977年12月23日,地区公安处要从县里招5名交警。牛廷福被推荐为其中之一,有幸当上了一名交警。后来,由于家庭原因,他选择调到淄博人民警察学校当了一名教师。

  从粮所干临时工开始,别人看过报纸随手一扔,他却如获至宝。调到警校后,家当里有几十个纸箱子,装的全是旧报纸。要不是他拼命阻拦,妻子早就当垃圾卖掉了。

  后来,单从办公室里集报纸,已不满足,牛廷福开始扩大范围。废品收购点、农村集市、文化市场、古玩城,几乎所有可能有老报纸的地方,他都会出现。在废品收购点“寻宝”,常常进去一身汗,出来一身土。嚯!灰头土脸,基本就是个收破烂儿的。可牛老师不在乎,按时下的话说,他“玩儿得很嗨”。

  有一天,朋友跟他说,在一家废品收购点发现“目标”,他骑上摩托车就去了。到那儿,老板却说,已经运往造纸厂了。他扭头又赶往几十公里外的造纸厂。刚停车,眼瞅着许多年代久远、非常珍贵的报纸,正被工人用传送带往化浆池里送。情急之下,他迅速跑到跟前,请求工人立即停机!

  机器停下,他从传送带上捡回几十公斤老报纸!

  “有人说我是抢救文化、抢救历史。这回还真是有抢救的意思。再迟到几分钟,这些老报纸,就化为纸浆了。”他满脸自豪。

  还有一回,北京一位报友提供信息,西安有批报纸要卖。拿到目录一瞅,牛老师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沸腾!这批报纸,不仅品种多,而且时间跨度长。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一直到2000年。报纸虽好,可数万元钱哪里来?家里几乎没什么积蓄。牛老师瞒着妻子,打电话四处借钱,东拼西凑,终于筹集全报款。趁一个星期天,踏上汽车,昼夜兼程。到地头,看货、付钱、装车。

  几十个小时折腾过后,几吨重的旧报纸长途跋涉,从西安顺利抵达淄博。

  瞧着这堆“破烂儿”,好多人报以冷笑,牛老师却觉得藏下一座金山。

  手头有货,底气就足,他开始参加全国各地集报活动,广交天下藏报人。十几年前,结识辽宁省一位年过七旬的张姓老人。张大爷的集报成就,在全国数一数二。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集报,工资几乎全部花在这上面。为此,家庭关系搞得挺紧张。牛老师在一次顺道拜访时,老人道出苦衷。他儿子50多岁,患有重病,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住。为此,老人想变卖一部分心爱的藏报。说完,老人像捧出宝贝一样,将一摞精心包裹的报纸摆在牛老师面前。

  都是日本人出的报纸!尽管牛老师不懂日文,但醒目的大标题,还是能认得出来。从中日甲午战争时期“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炮击旅顺口”,到抗战时期“我军攻入奉天城”、“我军占领吴淞镇”等等。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