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支书的三本“账” 许子兵带领仙居县白塔镇上横街村创富蝶变

2018-09-23 08:59:26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刘子瑜 徐子渊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当了8年仙居县白塔镇上横街村党支部书记的许子兵,越来越让村民服气了。村集体经济从0到近300万元,16家农家乐、民宿等相继建成,一个昔日破落的小村庄,如今蝶变为国家3A级风景区。

  浙江在线9月2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子瑜 徐子渊)做了20年生意的台州人许子兵,越来越不“精明”了。他转让了在云南年入百万元的综合超市毅然返乡,拿着不足4万元的年薪,夜以继日、事无巨细地忙于村务。

  当了8年仙居县白塔镇上横街村党支部书记的许子兵,越来越让村民服气了。村集体经济从0到近300万元,16家农家乐、民宿等相继建成,一个昔日破落的小村庄,如今蝶变为国家3A级风景区。

  富了大家,却“亏”了小家,许子兵反反复复算着“增收”“生态”“幸福”这三本账,“只要村民有钱赚、有活干、很幸福,只要村子更干净、更美丽、更富裕,这就值了。”许子兵说。

  增收账 盘活一个村

  上横街村是个小村。一来人少,只有200多户人家;二来没资源,过去村集体收入完全空白。

  2011年,许子兵回村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茅坑遍布、污水横流、垃圾乱堆、违建众多,大半个村看不见人。

  村里没钱,想要改变无从谈起。脑子活络的许子兵看准了村集体仅有的资产——一栋粉了白墙的3层村办公楼。“这是要干一票就跑?”听说村支书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公开拍卖村办公楼,村民们议论纷纷,甚至骂许子兵卖办公楼是为了自己吃喝玩乐,就连自己的老父亲也拄着拐杖来找他。

  许子兵心里却亮堂得很。上横街村就在神仙居旅游度假区旁,与高迁古民居仅一路之隔,游客就是“富矿”。如果能把办公楼卖掉,就可以在村口盖新楼,出租开酒店,钱就能滚起来。

  顶着压力,村办公楼卖了145万元,但造新楼钱还不够。一连半个月,许子兵开车跑遍杭州、温州、台州、宁波找租客,最终一家旅行社决定预付租金垫资,每年缴纳租金30万元,租期20年。新楼落成当天,村民们高兴得从家里拿出锣,一路敲到村两委。

  建新楼只是一小步,许子兵打算把上横街村建成一个农家乐特色村。他带着村民到全省知名的美丽乡村考察,增强大家的信心,鼓励有条件的村民开农家乐、民宿,并拍着胸脯保证:“客源我来组织!”

  村民们常常看到许子兵带着村两委成员到景区游客中心,边发传单边介绍上横街村的区位优势,还打电话给自己开民宿的朋友恳求介绍客源。有时夜里两三点,他还开着车帮农家乐经营户接客人。如今,村里开起了16家农家乐、民宿,一到节假日就爆满,经营户年收入平均在15万元以上。最近,许子兵正打算着把村里的老房子流转起来,整体规划,建成高中低三个档次的民宿。

  生态账 带富一群人

  走南闯北的许子兵知道,既然要建农家乐特色村,好环境就是“标配”。2013年底,仙居县选取环境综合整治试点村庄,上横街村列倒数而落选,他跑去镇里争取:“我就不服输,别人能行我也能!”最终,他“抢”来一个名额。

  回到村里,许子兵张罗着给村民开会:“拆除露天粪坑、垃圾分类、人畜分离……”台上,许子兵的“生态账”一笔接一笔;台下,村民的怨言一浪高过一浪。

  “简直就是瞎折腾!”村民崔苏云还记得当时的怒气,大家埋怨着散了场,“城里人都不见得能把垃圾分类做好,弄好门脸就能富?”

  晚上回到家,许子兵睡不着。他脑子一转,第二天就叫来工程车,先把自家露天粪坑给拆了,“不以身作则没人服”。村民坚决不将垃圾分类,他就蹲在村民家门口亲手分类。柴火乱堆乱放,他挨家挨户整理……整整三个月,许子兵每日坚持,村民们受到触动,村庄也迎来大变样。

  2014年的农历正月初二,村两委班子、党员想带着村民一起去溪边捡鹅卵石用于铺设景观道路。刚开始,还担心没人参与,最后发展成三四百人的“捡石子大军”,不仅捡回了鹅卵石,村民还主动捐了20万元用作修路。

  近些年,上横街村先后获得国家生态示范村、国家3A级风景区、浙江省美丽宜居示范村等荣誉,村民不断享受着生态带来的收益。今年8月,村里引进“氧吧花田”项目,许子兵盘算着,到时门票分成又能增加集体收入,村民还能靠卖土特产赚钱。

  幸福账 聚拢万众心

  临近“十一”黄金周,村监委会主任王相盛找到许子兵:“村里的农家乐、民宿都发展起来了,村两委成员也想多赚钱。”

  许子兵一听马上沉下了脸:“如果这么做,别人怎么看你?威信还有没有?村民还服不服?既然当了村干部,就要不计得失。”在村里的农家乐起步之时,许子兵就定下一条“红线”,村两委班子不能先开民宿,要帮着其他村民先富起来。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