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颍上青年“线上”逆袭 平台经济改变“骑手之乡”

2019-03-14 18:24:35 来源:人民网 作者:周伟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薪资待遇:认真干4000-6000元/月;努力干6000-8000元/月;使劲干8000-10000元/月。”近日,这则颍上县饿了么蜂鸟配送招聘启事,在颍上人的朋友圈内刷屏。

  “薪资待遇:认真干4000-6000元/月;努力干6000-8000元/月;使劲干8000-10000元/月。”近日,这则颍上县饿了么蜂鸟配送招聘启事,在颍上人的朋友圈内刷屏。“人均工资不足3000元的颍上有了月薪上万的岗位”这一消息颇受当地市民关注。

  “实际上,每个月单王的工资都不止一万。”提到骑手工资,当地饿了么骑手配送调度站站长李军难掩骄傲,“在我们这样的县城,一个月一万,不到两年就可以考虑买房了。”

  阜阳市颍上县,是中国骑手输出人数最多的县之一。

  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饿了么联合发布的《中小城市数字化活力报告》也显示,2018年,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在口碑饿了么平台交易增幅超过500%,线上商户数量增长为此前的4.2倍。业务量迅猛增长直接拉动了当地市场对骑手需求的增长,骑手规模同期涨幅也超过了100%,而单王工资更是从最开始的月薪5000元增长到超过10000元。

  众所周知,就业是经济真正的“晴雨表”,就业增速则是判断经济潜力的重要指标。从口碑饿了么的阶段成果中,可以看到颍上这座皖北古城的经济结构和产业转型已发生双升级,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也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

  小镇首现月薪过万就业机会

  “要不是生活所迫,谁也不想背井离乡讨生活。”当地骑手彭家宝16岁就加入了外出务工大军。2018年以前一直在广东、福建从事服装、餐饮店管理员等工作。虽然在外打工比在家挣得多,但一年到头收入也就3万块,为此还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时间,以及对孩子照顾的责任。

  近年来,以网购、外卖等为代表的新消费需求在颍上这座县城中出现了井喷式增长。仅以外卖为例,2018年,颍上县在口碑饿了么平台交易增幅超过500%。市场需求的迅猛增长直接拉动了当地市场对骑手需求的增长,创造了大量新就业岗位,并且收入直逼沿海城市。

  去年9月,经村里人介绍,彭家宝也决意返乡在县城里做骑手工作。虽然从业不足半年,但在熟悉县城大街小巷后,就已成为当地的单王,收入也迅速从一个月5000增长到月入上万,蝉联了四个月好评率第一。

  除了收入变高之外,更让彭家宝开心的还是可以在家工作可以更多地照顾家人。彭家宝说,此前夫妻俩在外地打工,一年回来一次。他发现孩子跟自己的话越来越少,有时候回家教育他两句,孩子就会躲出去。“我们一想起他,在外面打工真是吃不下睡不着的,怕到时候钱赚回来了,孩子学坏了。”

  此外,一项针对骑手就业情况的调研结果也显示,对于百万骑手大军而言,93%的人选择以此为生,是看重其离家近,时间自由能照顾家庭,这一因素占比与收入高旗鼓相当。

  现在,回到颍上的彭家宝每天都能回仅离县城5公里的村庄。他说,在县城送外卖,虽然要晚上八、九点下班,但工资和沿海打工差不多,而且住在自家的房子里,生活成本低了不少,“可以攒点钱为未来做打算了。”

  平台经济帮助门店收益翻番

  当然,彭家宝的生活变化,只是平台经济对于小城发展影响的一个鲜活注脚,而随着当地互联网化发展的不断加深,更有一股返乡创业潮正在其中悄然蔓延开来。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颍上县有超过170万人口,其中很多农村青壮年都有外出务工的经历。而游走在沿海城市的颍上人不仅将大量的财富带回家乡,也带回了北上广现代的生活方式。

  “4年前,我过年回家就和当地朋友说,城里人懒得做饭时就爱用手机叫吃的。”今年24岁的吴海涛曾经是一名立志走出家乡、出去闯一闯的小镇青年。“去年再回家一看,小县城里也有了穿梭如织的骑手身影,在不少饭馆也看到了饿了么的告示牌。”

  在“骑手乡”风靡起来的外卖风,迅速带动了商户上线潮,仅饿了么平台2018年线上商户数量就同比增长了超320%。

  惊叹于家乡变化的同时,吴海涛也看到了商机。他放弃了大城市的生活回到家乡做起了骑手。通过走街串巷,他了解了家乡这两年的真实变化。“虽然需求不少,但大家开始时也不知道所谓数字化转型究竟能为生意带来怎样的转变,包括我也是一边跑单一边和商户一块学习。”不过因为学得快、用得好,那段时间他成为当地餐饮界最受欢迎的人之一,跑单之余帮助不少商家完成了数字化培训,“不少线上经营好的店铺,一天比以往都能多做一倍的生意。”

  吴海涛说,在帮助其他商户进行数字化基建的过程中,他也感受到了小镇生活数字化发展是必然趋势。“留在县城生活的,除了老人和孩子,很多都是‘宅男’,再加上小镇生活压力小,大家其实更愿意为生活的便利埋单。”

  去年,他辞去了骑手的工作,开始自己的第一次餐饮创业。小店一开,就立即引入手机点单、线上外卖等数字化功能。在他看来,前者提升高峰翻台率,后者是闲时生意增加的保障。“虽然才开张半年,充分的数字化已经给门店带来了一倍于线下的生意,现在每个月都能盈利一万元以上。”他说。

  “明年我准备再选个住宅区开分店,希望能做成连锁餐饮品牌。”吴海涛定义自己为“小镇逆袭青年”,“在外面漂泊了几年,开了眼界,也锻炼了技术,现在是时候开创自己的事业了,家乡机会很不错,我不想出去了,我想留下来,跟我的家乡一起‘逆袭’。”

  另据了解,随着颍上的外卖、网购等新经济市场持续扩大,小镇数字化进程已出现规模化发展的雏形,这也推动了更多城镇数字化岗位的出现:目前,颍上已经开始出现商户数字化运营、数字化物流、智能硬件升级等多个新零售工种。

  平台下沉催热小镇数字化

  当然,井喷的小镇数字化生意,也在更多挖掘出传统产业的新价值,让更多存续多年的传统产业重返“青春期”。

  以餐饮业为例。长期以来,颍上当地餐饮从业者多是以游商散贩的形式经营,小散乱的产业发展水平即不符合当地有关部门的管理要求,也不符合当下许多新经济模式的准入门槛。

  从去年起,一座由当地政府提议企业承接的颖阳美食广场拔地而起,双方开创性地以中央厨房制模式,将走街串巷的餐饮从业者进行集中统一管理,并为美食广场提供了完善的公共卫生服务及交通配套。如今,颖阳美食广场已经成为了颍上地域美食最集中的地标。

  而以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平台进场,更是让这座颍上CBD成为“云上美食城”,用餐高峰时期穿梭其中的饿了么骑手,将这座“颍上CBD”的美食辐射范围延伸至三公里外,数字化的模式创新让市场需求真正得到了充分满足。

  “未来,我们还会帮助餐饮以外的门店,包括零售、美容美发、休闲娱乐等本地生活业态完成数字化改造。”据口碑华北区域负责人柏智超透露,目前小镇数字化还处于初期,未来包括天猫超市、零售通、菜鸟智慧物流在内的多重生态会组合帮助颍上进行供给侧数字化提速。

  他表示,平台在北上广等高度数字化城市所积累的诸多经验,也会随着阿里生态的整体下沉步伐,更多沉浸到颍上等小城市的肌理中,帮助数十万城镇中小商户完成数字化改造的同时,并通过数据赋能不断提升门店收益。

  “颍上只是一个范本。今年我们还会继续下沉到芜湖等非省会城市,进行城市本地生活服务的数字化升级。”在饿了么华中区域负责人丁一辰看来,数字经济下沉所带来的红利,会持续吸引安徽小镇青年回乡创业、就业。“归雁必将带来雁阵效应,从大城市回来的青年,就像春天的风,他们将和家乡一起奔跑在小镇数字化升级的道路上,从数字基建与赋能的角度提高这座新型城镇的发展质量。”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