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匠樊贵良:手工做锉 劳动不休

2017-11-25 13:35:41 来源:中国小康网 作者:郭海英 责任编辑:邓丹凤 字号:T|T
摘要】凡铁锉纯钢为之,未健之时钢性亦软。以已健钢錾划成纵斜纹理,划时斜向入,则纹方成焰。划后烧红,退微冷,入水健。久用乖平,入火退去健性,再用錾斩划。----《天工开物》

樊贵良

樊贵良

锉

  中国小康网 凡铁锉纯钢为之,未健之时钢性亦软。以已健钢錾划成纵斜纹理,划时斜向入,则纹方成焰。划后烧红,退微冷,入水健。久用乖平,入火退去健性,再用錾斩划。----《天工开物》

  樊贵良,家住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大尚屯镇樊良村。每个周二,红木城大集上都会出现一个骑电动三轮车卖锉的老人,他不在意位置好坏,只要能摆下他的十几种样式的锉就行。停好车后,他从车上搬下来几袋子锉,一个个拿出来,在地上摆放好,然后静静等候顾客。

  樊贵良年轻时跟田庄的一个老手艺人学铁匠,1958年开始在公社的铁匠铺做锉。”老人思维敏捷,逻辑清晰。老人精心收藏起来的风箱,砧子、剁子、锉坯等整套工具,一样都不少,用老人的话说:如果有盘炉,现在点火就能干活儿!

  手工做锉看起来就是敲敲打打,很简单,其实不然,在加工时要求锉坯铲的要干净,扶剁子的手要稳,大锤力道要均匀,剁子在锉坯上移动的尺寸要准确。一把锉的纹路有几百道,如果有一道做的深浅不一,或者间距不对,就是不合格产品,需要返工。所以手工做锉,不仅要求力气,还要动脑子,讲悟性。

  和“六锤钉”一样,手工锉的处境同样岌岌可危,老人心知肚明。

  手工做锉的辛苦超出现代人的想象,夏天气温高,人要守在炉火旁给锉坯退火、淬火,脸、胳膊和胸口被烤的不知褪了几次皮;冬天是半身迎着火焰,半身对着寒风,这种冷热交加,不是常人能受得了的。而抡锤剁锉,即是粗活,又是细活,不是每个人都干得了的。如此辛苦,现在没人愿意学这个手艺也在情理之中。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