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引贵:墨缘韶年悉心钻研书佳作 博采众长尤见小楷传世芳

2019-01-30 22:03:15 来源:中国小康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柒月 字号:T|T
摘要】郭引贵,笔名沃野,1940年生于山西省闻喜县郭璞故里上郭村,为东晋文学家、训诂学家郭璞后裔。郭引贵自幼承家训、习书法,浸淫六十余载,尤善小楷、行草。

  中国小康网讯 郭引贵,笔名沃野,1940年生于山西省闻喜县郭璞故里上郭村,为东晋文学家、训诂学家郭璞后裔。

  郭引贵自幼承家训、习书法,浸淫六十余载,尤善小楷、行草。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资深会员、世界华人书法界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世界般若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新加坡龙教育学院特邀国学教授,中华法显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华尉迟恭研究会副会长。其书法作品俊朗圆润、儒雅秀逸、师古能化、擒纵有度,尤其是工笔小楷,更为书法收藏界喜爱。其书法作品被国家领导人出访时做为国礼赠送外国友人,被中国书协主席张海、世界华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邵秉仁、刘炳森等社会各界名人名家及企事业单位收藏,作品推荐价格为每平方尺25000—30000元人民币。

  墨缘韶年 悉心钻研书佳作

  “笔端夭矫不可状,墨妙直与鸿蒙通”,书法之于郭引贵,岂止笔墨,更是他一生的事业。

  与书法结缘,是在郭引贵上小学的时候。1952年,村里的小学新调来一名语文老师,这位“书法在县里写得一流”的老师每天都会要求郭引贵和他的同学们练习书法并悉心指导,还亲自为郭引贵书写了一本字帖。年幼的郭引贵如获至宝,每日临摹,书法就在这个时候真正走进了他的生命中。在郭引贵后来的求学生涯中,他又遇到过两位对他的书法产生重要影响的老师,在三位恩师的谆谆教导下,郭引贵打下了扎实的书法功底。

  1967年,郭引贵进入闻喜县文化馆工作,当时的郭引贵对书法、绘画和民间剪纸都有着浓厚兴趣,已经是省美协和中国剪纸研究会会员。

  70年代末,文化馆曾来过一位省里的剪纸专家,他建议郭引贵说:“不要再练书法了,书法难度大,不容易出名。”这句话却更加坚定了郭引贵心里对书法更加浓厚的爱,自己对书法的钟情怎能用“功名”来衡量,他宁可放弃剪纸,也要坚持书法,从此,他便开始一心研习书法。

  就在同一年,郭引贵遇到了又一位对他书法成就有重要帮助的人——著名书法家徐文达。郭引贵去拜访徐文达时,徐老叮咛他:“学习一位书法家时,不光要学他的字,更要学他临过的帖,走过的路。”这一番话让郭引贵茅塞顿开,他从《颜体概论》重新起步,用数月时间反复临写颜真卿的《勤礼碑》,又临褚遂良的《大字阴符经》,再后从赵孟頫到王宠,一一临来,这一练,就是30年。

  博采众长 尤见小楷传世芳

  2000年,郭引贵退休后,更是在书法上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我退休后,就把书法当成了我的专业。”除了一日三餐和午休,郭引贵其余时间都在练字。他博采众长,精研体势,楷书、行书、草书、篆书和隶书,他都要临帖练习。

  除了临帖,他还经常书写历代名篇,遇上不熟悉的作品,郭引贵会先用钢笔将作品整篇写出来,然后会把这篇作品里的每一个字从中国书法大字典里查出来,把页码标好,一个字一个字地练,字字求好,不厌其烦,练过几十遍甚至几百遍后,最后才将整篇文章书写出来,一气呵成。

  正是这样的执着追求,专注努力,才成就了他在书法上的极深造诣。书法大师,华章灿灿,但他却仍未放慢前进的步伐。立志要活到老学到老的郭引贵,虽已近耄耋之年,却仍每日努力,认真研习,始终热爱。

  除了一腔热爱,练字其间,也别有一番乐趣自在。看到一幅字或一幅作品时,他就会在心里琢磨用怎样的书体去写作会更好,还经常将今天的作品与昨天的比较,乐趣就在琢磨与比较中,看到自己一点点的进步,心里竟像小孩一样高兴。

  此外,书法还是郭引贵“排忧解难”的重要法宝,有时候遇到烦心事,夜里辗转难眠,起来写两幅字,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嘈杂的尘世也安静了。

  遍观郭引贵的书法,经历了从“入帖”到“出帖”的反复锤炼;“入帖”惟妙惟肖雄阔舒朗,“出帖”自成风格却有迹可循。其用笔提按顿挫之间尽显阴阳和谐之美,更是从音乐的揉弦中悟得其妙,用笔之起止、藏露,既纵横正侧、有矩法度,又随意自如、富于变化;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尤其是他的小楷,用笔异常讲究精到,线条沉着、洁净,虽苍然有力,却不露笔锋,意到笔不至,引人无限遐想。

  雄浑刚劲、气韵生动,郭引贵的书法作品早已被奉为书法界的瑰宝。2015年,山东德嘉拍卖公司将其5000多字的小楷金刚经长卷在上海拍出80万,这足以见证郭引贵书法超高的艺术造诣和不菲的身价。

  他的作品曾入选第七届全国书展,并在文化部举办的“群星奖”书法大赛中获最高奖。2007年7月1日,世界华人著名书画家经典第二辑刊载了他的多幅作品,他还曾应邀赴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以及港、澳、台等地区进行巡展和文化交流。他的作品在国家领导出访时被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政要,同时还被国内外企业家、收藏家以及文博机构收藏。

  虽已字法卓然,声名远播,郭引贵却淡泊一切,他将自己的堂号起做“语默堂”,语默字扬,在当前书画市场纷繁喧嚣的情况下,仍安于书法,不慕名利,堪称一份恬淡半份清幽。

  随着近些年对佛教文化的深入理解,郭引贵渐渐将自己的书法与佛家禅意结合起来,经卷在案,潜读默诵,以书习佛,以佛习书,禅意渗透其心,并以书法为载体得到精妙深厚之意蕴回响。

  无牵无挂的自由挥洒、发自本性的自然吐露,让郭引贵的书法表现出超然物外的空灵之感,正如他所言,“用书法的性灵去通会佛法不可思议的力量”。书法与禅法间的默契,形成了一种禅书特有的韵致,这也是郭引贵书法的独特之处。

  总之郭引贵的书法,经过从无法到有法,由有法到无法的坚实历练遍临众贴,兼收并蓄,从而过到寓拙于秀,涵质朴于洒脱,于豁稳中彰神采的艺术风格,在雅与俗的统一中追求大美,于空灵秀美中给人以深刻思考。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